登录
  
翁敏华最新作品:《小笼包的恨》

发布日期: 2012/3/1  作者: 网站 管理员   浏览次数: 1535   返回


 小笼包,男孩,11岁,上海人,血型AB型,星座白羊座。家住上海南市老城隍庙,老家在嘉定南翔,爷爷那辈朝“南”飞“翔”到老城厢落脚。名字很多,有时候叫“汤包”,因为肚子里的汁水多,乃至他有的同学以为他姓“汤”,叫他“汤小龙”;有的时候叫“小笼包子”,加一个“子”字做后缀,他自己很喜欢,觉得有这个“子”字更有男子气;有时候又叫“小笼馒头”,因为上海人“馒头”、“包子”不分,不像北方人,有陷儿的叫包子,没馅儿的叫馒头,分得一清二楚。最近,为了与世界接轨,小笼包还给自己起了个英语名字叫汤姆森,昵称“汤米”,名片上印着的是“汤米·笼”,够气派。
 其实他原来还有个土勒吧唧的名字叫“南翔大肉馒头”,因为一百多年前人们少肉吃,想吃肉,所以突出“肉”前面还要加一个“大”字,证明他们制作的馒头肉馅特别的大。好在现在已经没有人这么叫他了,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旧名字了,不然,人们一听是“大肉”,肯定以为是肥肉,逃也来不及,谁还敢吃啊!
        小笼包子刚刚离开嘉定、闯上海滩的时候,还有点土气,所以人家叫他“土包子”,后来时间长了,慢慢变得洋气了,不知怎么的,没有人叫他“洋包子”。他性格活泼,好动不好静,非常调皮,所以人家又叫他“淘气包子”,不过他听到一点都不生气,还有点儿喜欢这个绰号,把它看做自己的雅号。
        这个孩子很聪明。头上十六道褶子,全是用来动脑筋的。
        南翔小笼馒头近两年运气特别好。2007年,他捷足先登,争取到了“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”的称号;几年后又是他,申请到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,成了第一个进入国家级“非遗”名单的小吃类点心。这就和他的聪明有关系。你想,别人还根本想也没想到呢,以为“非物质”嘛,应该是看不见摸不着的,其实呢,“馒头”自然是没有资格叫“非物质”,但是做馒头的工艺技术,却恰恰是属于“非物质”的,因此让他拔了头筹。所以人呐,没有做不到,只有想不到。
    荣登国家“非遗”名录的南翔小笼,难免有些个骄傲自大起来。他想:自己当上“非遗”了,总得跟过去要有所不同。怎么个不同法呢?他看到自己的销售量相当不错,分店也开了不少,都已经开到国外去了,还要怎么样呢?他总觉得还是有点不满足。想啊想啊,他终于想起来了:在点心王国,许多兄弟姐妹都有自己的节日,饺子和年糕过新年,汤团过元宵节,青团过清明节,粽子过端午节,月饼过中秋节,重阳糕过重阳节,自己怎么没有个节日可以过过的呢?是啊,自己现在已今非昔比了,应该也有资格进入节日食品的行列了!
        他越想越热血沸腾,心花怒放,激情难抑。说干就干,他当天就去找饺子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临近过年,家家户户喜气洋洋,忙忙碌碌。饺子们新衣服新褂子的,正排着整齐的队列躺在竹匾上睡大觉呢!
        “饺子哥,饺子哥!”包子也把自己打扮一新,一到那里就扯着嗓子大喊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啊?”饺子睁开惺忪的睡眼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我,饺子哥,你不认识我了?我是南翔小笼呀!”包子顺带便翻了个筋斗,骨碌碌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认识,咋不认识呢?你现在大名鼎鼎的嘛!”饺子操一口东北话,声音特大。
        “难为情唻!”小笼表现得有点腼腆。“阿哥,我今天找你,要请你帮忙喔!”
        “啥事儿,说!”饺子就是一个爽。
        “饺子哥,你看咱俩应该有点血缘关系的吧?你外皮是面粉做的,我外皮也是面粉做的,咱哥们都是面粉外皮包一包肉。”小笼为自己套近乎有方而暗暗自喜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,不,你我不一样,你是发酵的,我不发酵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知道,我过去发酵,现在也是不发酵了的,怎么样,像不像一对亲兄弟?”
        “好啦,这么跟我黏糊,有什么事,说吧!”
        “饺子哥你得提携我,带我进入年节食品市场。你看哦,我的味道是相当不错的……”
 “得!俺明白了,你是想让人过年的时候吃你。过年过节人们吃东西,不光为了好吃,还要有文化含义。中国人过年吃饺子,那是因为饺子和‘交子’谐音,交子交子,交在子夜,时间在子夜一交手,旧的一年就过去了,新的一年就到来了,你呢?你有什么说道?”
 包子闷掉了。用他们上海话说,叫“瘪脱了”——包子是不好“瘪脱”的,包子一瘪,就没人要了。本来他想回嘴的,想说:“包子包子,包住子夜”,也好算一种说道的,后来一想不对:子夜包住了,这年,还过不过啦?
 还好没有说。不然真的是要贻笑大方了。
 饺子还在他背后喊呢:“你瞧,我们都是笑模笑样的,嘴角翘翘,人们过年就是图个喜气嘛。你呢,你满脸纠结着,这样的表情谁会在大过年的喜欢?把表情改一改,再来找我!”
 瞧他那个得意样!小笼心里气不打一处来。再说了,这脸上的褶子怎么能改?非物质文化遗产规定的,我脸上必须有十六道褶子,少一道就不叫“南翔小笼馒头”了,哼!我就“牛”在这褶子里呢!
 包子想:天无绝人(包子)之路,饺子不行,还有年糕呢——中国人过年北方吃饺子,南方吃年糕。年糕是南方籍贯,跟我一个地域,应该比较好说话。
 小笼见到年糕时,年糕正在泡冰水澡。南方人吃年糕前,总要把年糕浸在清水里,随吃随捞,非常方便。
 “年糕姐姐,你好!”小笼变得更加有礼貌了。
 “哦,你好,大肉馒头!”哇,年糕姐姐怎么会知道我老里巴早的名字的啦?
 “年糕姐姐,那是我的曾用名了,现在只有在填表格的时候用用,你怎么会知道的?”
 “你我两家是世交嘛,我们两家晚清的时候就有交往。”年糕姐姐懂得可够多的。
 “我现在的正规名字叫南翔小笼馒头,闻名遐迩。你可以叫我小笼,或者汤米·笼。”
 “哦,对不起啊,小笼。你找我什么事?”
 小笼接受刚才见饺子的教训,索性开门见山:“我想请姐姐带我进春节年货市场。我现在是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世界有名,味道鲜美,舍我其谁?”
 “哈哈哈哈!”年糕突然大笑起来,笑得小笼心里发毛。“汤——汤米·笼,你真是大言不惭,你倒说说看,你凭什么想和我平起平坐?”
 “姐姐,你不要笑我,你看我们俩,你长我圆,你素我荤,你糯我暄,你稻我麦,你我正好互补!”小笼包子口若悬河。
 “哎呦呦,还一套一套的,啧啧啧!”年糕姐姐学着奶奶的口吻。“我每年都是年节节物的主角,是因为我的名字叫得好,年糕年糕,年年高,小孩子的个头年年高,学习成绩年年高,大人们的收入年年高,智慧年年高,这是中国老百姓的吉利话,给新年的一个好兆头,你呢,你有什么可说的?”
 小笼真是气馁,心想怎么跟饺子一个样,也是什么谐音吉言呢!他甚至怨恨起中国人来,哪来那么多讲头啊!咳!
 他头也不回地一走了之。一会儿,他又回转去,厚着脸皮对年糕姐姐说:“我——我也可以改名字的呀,只要能上新年餐桌。”
 “你打算改什么名字?”年糕很好奇。
 “我叫——小龙智慧满头!‘满头’和‘馒头’谐音!”
 “哈哈哈!”年糕笑得眼泪水都下来了。“一个是第二声,一个是第三声,不谐,啧!”
 “‘饺子’和‘交子’声调上也不完全一致,怎么行呢?”小笼终于找到一个自以为很过硬的理由。
 “那好吧,你到外面去叫叫看,如果叫得起来,叫得响,叫开了,那我就没意见了。”
 小笼从年糕家里出来,敲了敲一包汤汁的脑袋想:找谁去做广告,让‘小龙智慧满头’的广告语响彻全球呢?
 他心里焦急,一不小心,脸上全变成焦黄焦黄、硬壳壳的了。他不好意思见人,只好合扑在地上,把白胖胖的背脊朝着人家。心想:这下好了,脸上褶子的问题倒是解决了。正想着,听见有人走过他身边,说:啊哈,多好的生煎馒头啊!